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公关部的F罩杯女
公关部的F罩杯女

公关部的F罩杯女

来自某新一线城市已过而立之年的闷骚男,身高175,体型略胖,颜值不自夸应该有8分。学生时代一直是家长和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不缺女生追,收到的纸条和情书高考之后整理出了一个纸箱。

  然彼时不懂风情,大学之前没谈过恋爱,大学期间接触的信息多了,骚动的心才开始慢慢打开。于是陆续有几段薄缘,但是青涩的我直到大三下学期才开始破处,至此一发不可收拾。一夜七次、护士、少妇、同事、老师、一夜情、野战、车震等等也算是有些经历了,当然跟各位大神自是不能相提并论,但也算是青春无悔吧。直到四年前结了婚,安了心。媳妇虽谈不上漂亮,但我很爱她也很爱我们的女儿。这几年我们夫妻同心,折腾了几套房子,也买了两辆车,现虽有些贷款但还款压力不大,小日子过得也算是有滋有味。直到最近因为工作的原因HZ出差......

  大概一周前吧,集团总部组织的饭局。为了活跃气氛,集团的老总除了我们销售部门的经理们之外还约了另外两个跟我们平时不怎么打交道的公关部门的几个美女一起吃饭,其中有一个特别丰满、挺有韵味的女人(还带个小助理)。觥筹交错间大家都加了微信,有了女人,尤其是能喝的女人,大家都不自觉喝多了。

  离席之后,那个女人(简称F吧,因为随后发现她的罩杯可能有F,一点不夸张,我媳妇C,另外D之前也见多了)先走。我住的不远,酒喝得有点多,一个人晃悠着回去。酒喝多的缘故,小头战胜了大头,路上给F拨通微信电话,居然是助理接的电话,说“F喝多了正在吐酒不能接电话,已经送F到家了请放心。”

  今夜无战事,在这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无聊,多晃悠两圈吧......

  然而大约十分钟后,微信电话的声音响起,以为是老婆查岗呢,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F。激动的接起了电话。F说刚才喝多了,出了酒、稍缓过来了,问我怎样、干嘛呢,我说一个人无聊逛大街,要不去找你吃宵夜?F答应了,让她发来位置,挂了电话就朝街边的美宜佳飞奔。买了小盒003,叫上的士直赴F家。一路鸡冻自不言表。

  到了F家楼下,拨通F电话,让在楼下等,机警如我趁机把手机调至静音和图案解锁,然后没一支烟功夫就见到了F。拉着她的手,F丝毫没有扭捏作态,可能有酒精的作用,可能此刻都心知肚明已经接受了对方。心中自是暗喜,没想到这么顺利。打了车照她指的路线去找宵夜,一上车,就把她拥入怀里,轻吻着H的耳垂,一只手也不自觉的探入了她的胸口,好大,好软,硬了。瞥了一眼,出租车已拐入市府大道(具体什么路忘了),这条路我还是来过几次,知道前面很近就有个五星级酒店KBSJ,一鸡冻就直接跟司机说改去KBSJ。然后低头在F耳边轻语,不吃宵夜了,吃你。F轻轻的给了我一拳,你好坏......

  好像已经凌晨1点,没有大床房了,管它大不大床,有床就行。要了个高楼层标间,拥着F朝房间走去。来不及欣赏高楼美景,进了房间就把F推到床上,扑上,湿吻,忘了是怎么脱的衣服,只想瞬间解除所有障碍。F体型也是略胖,穿了紧身衣,好多暗扣难解,幸好在下也是纵意花丛多年,一边接吻,右手不停爱抚,左手解解解,终于去除所有束缚。F胸真的好大,好白,好软。吻从耳朵、脖子、肩膀,下滑到胸部,停留,快要有窒息的感觉。到了她的私处一闻,没有异味,手指请拨阴唇,已经溪水潺潺,这时候F说,洗个澡.....我说洗鸳鸯澡吧,F没有回应,沉默就是认可,拉着她的手直奔浴室。

  也好,刚才好像太鸡冻了。缓缓冷静一下,调好水温,看着水从她落到她的胸部,忍不住又硬了。让F转身,抱着她,顶着她坚挺的肥臀,两只手揉着她的胸,F一只手简单冲洗着下面,一只手摸着我的枪,摩擦、清洗,再也忍不住了,左手扶着枪直接进入了,好滑,好热,好爽,好鸡冻。让F调整好姿势站好,直接冲刺,任热水浇在我们身上,时而揉搓着她的肥臀,时而揉搓着大奶,啪啪啪,没多久就射了。时间严重不达标,暗暗给自己个差评。

  简单冲洗一下,回到床上。1米2的床有点小,电视节目好像挺无趣,F打开手机某软件看起了最近挺火的一个宫廷剧。我对泡沫剧不感兴趣,侧着身,抚摸着她的胸,真是爱不释手。过了会儿,看恢复的差不多了,直接按着F的头让她给我口。F的口技一般,但是F罩杯的胸来回乱晃、画面感太刺激了,枪马上又立起来,F又亲了会儿,就直接坐上来。胸大的好处是此时她稍微前倾,就可随时亲到,揉到她的咪咪。F这个姿势好像很容易高潮,高潮完趴在我的胸前要休息一会儿,酒后的我也不顾怜香惜玉,直接抱着她翻了180度,抓着两个大胸继续冲刺,连根拔除、连根没入,H的叫声好大,大战三百回合之后,直接内射了。这时想起忘了003,算了留作下次吧。

  高潮后F不想动了,我一看时间,已经快凌晨3点。这几年真不习惯搂着别的女人睡觉,吻了F的额头,说我手机没电了明天一早还有事,等她睡着再走(暗骂自己禽兽),让她睡到自然醒。F说没事,就翻过身背对着我,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轻轻起床准备离开,F又醒了,朦胧着眼看着我,特别内疚的吻了她的额头,下床,冲洗穿衣,直到看着F又打起了小呼噜,才转身离去。

  F看起来比我稍大几岁。我们都默契的几乎没有问对方任何问题,第二天中午我忙完打电话说请她吃饭,同时买了避孕药送过去,F说太忙了没时间,最近安全期,也让我放心,她知道保护自己。
【完】